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文献检索:

我和山


□ 周游

摘 要:

前些日子,几个好友千里迢迢跑到高邮来看我。也许因我乡气未脱,他们提出要到我老家看看。我说:“我在家乡早就没有立锥之地,无家可归。”

  

  前些日子,几个好友千里迢迢跑到高邮来看我。也许因我乡气未脱,他们提出要到我老家看看。我说:“我在家乡早就没有立锥之地,无家可归。”好友问道:“那你父母在哪儿?”我说:“我七岁时,父亲就在穷困潦倒中病逝了;母亲是十五年前谢世的。父爱如山,母爱似水。也许因为过早失去靠山,我总向往有山的地方,这山望着那山高,所以我常四处游走;母亲去世以后,我才定居高邮湖畔。”尽管如此,我仍带领好友去了一趟家乡。

  我的家乡在周山。所谓周山,其实无山,家乡是以革命烈士的英名命名的。少年时代,每到清明,老师都要带领我们到周山烈士陵园去祭奠,自然知道他曾参加抗日活动乃至牺牲的事迹,甚至还知道他在《微明》杂志上发表过《牧童》、《盐湖》、《雪夜》、《归宿》等小说。长大以后,我才知道,陈毅、叶飞、姬鹏飞、惠浴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曾经与其并肩战斗。如今回乡,尤其走过周山烈士陵园,我总感觉身边有山,脚下有山,而且渐渐地在心中有了一个新的高度,那是一种无法用尺丈量的心灵的高度。

  我曾到山东去当兵。说来可笑,我之所以选择去山东当兵,就是因为那里有山,尤其还有泰山。穿上那身国防绿后,我就疲于成天训练,而且局限于直线加方块的军营,根本没有机会游山,可望而不可即,只能远远地手搭凉棚……

  入伍翌年,我所在部队奉命开赴云南,参加对越防御作战。我们驻守老山地区,到处都是崇山峻岭。我所在的阵地位于敌人炮火封锁线上的三道弯,经常看到战友为国捐躯。尽管我不知道那些战友的名字,但是景仰他们血染的风采。于是,我在阴暗潮湿的猫耳洞里写下了《我和山》——

  在血与火的前线

  我的身边都是山

  但不知道它们的名字

  我生活在它们中间

  但不知道是否会永远相伴

  凶猛的炮火飓风般卷过

  大地仿佛顷刻就会塌陷

  山岿然不动

  俨然大海里的礁盘

  在每一次狂澜怒涛的袭击中

  展示着它们的威严

 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

  我也变成了一座不屈的大山

  加入了它们的队伍威严地

......(暂无全文信息,请到维普官网检索)
特别说明:本文献摘要信息,由维普资讯网提供,本站只提供索引,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,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。
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合作伙伴 | 联系方式 |
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